首页 >民生理财

网联要做支付圈掌门是否众望所归

2018-11-25 17:35:45 | 来源: 民生理财

联要做支付圈掌门,是否众望所归?

上周五(2017年8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发布了《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联平台处理的通知》(银支付(2017)209号)(以下简称209号通知)

文件原文:《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 联 平台处理的通知》

在支付市场人士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激烈的讨论。联平台的设立和业务模式,一直是支付行业近两年的热点话题,也是对整个行业的格局和商业模式会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209号通知也可能引起行业的巨变。本文从法律合规的角度,对209号通知的实施和影响提出一些思考。

1、209号通知的核心要求

209号通知的核心要求是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联平台处理、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此项要求的背景,则涉及长期以来受到争议的 四方模式 和直连模式和,以及联平台筹备和设立的前世今生。

2、四方模式

209号通知所规制的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络支付业务,实际涉及消费者、商户、支付机构、银行等四方主体。相关交易的完成,国际上和传统上采取的是四方模式。下收单场景中,即消费者以其银行卡在商户进行刷卡消费,商户由其POS机(由收单机构布放的)将交易数据传输到收单机构,收单机构再通过银行卡清算组织(如Visa、MasterCard、银联等)的转接清算系统,和发卡行进行商户资金清算的过程;上消费场景中,则是消费者以其基于银行卡的银行账户在互联商户进行消费,互联商户接入络第三方支付机构(如支付宝、支付等),支付机构将交易数据传输到银行卡清算组织的转接清算系统,和发卡行进行商户资金清算的过程。

以境内基于银联卡的交易为例

网联要做支付圈掌门是否众望所归

,四方模式的各方主体、资金流和法律关系示意如下:

四方模式下,消费者(持卡人)和商户均不与银行卡清算机构发生直接的关系,银行卡清算机构通过充当收单机构(接入商户)和发卡银行(消费者的账户银行)的中间桥梁来实现跨收单机构和跨发卡银行的交易的实现和处理,而不需要市场上大量的收单机构和各发卡银行各自分别两两达成协议和进行交易,有利于建设质量和安全标准一致的跨行银行卡交易络。四方模式下处理的交易所关联的银行账户,必须基于银行卡清算机构所授权发行的相关品牌的银行卡,并且遵循谁的品牌谁转接的原则,如VISA转接持卡人的VISA卡的交易,而银联转接持卡人的银联卡的交易(关于双标卡的情况比较复杂,另文再述)。

3、直连模式

支付市场上,自互联支付发展以来,即开始存在一种不同于四方模式的直连模式,即收单机构不将交易信息通过银行卡清算机构转接给发卡银行,而是通过与发卡银行直接签订合作清算协议的方式,直接将交易信息转送给发卡银行处理并完成资金清算。此种方式下,收单机构需要与众多的发卡银行一一达成两两协议,通常来说有较大的难度。

直连模式的各方主体、资金流和法律关系示意如下:

在境内外各大银行卡清算机构的业务规则和与相关收单、发卡机构签订的协议中,实际上均规定了不得以直连模式绕开银行卡清算机构进行交易,因此直连模式是对于相关协议的违约行为;此外,直连模式中往往仍然在有关交易环节展示相关银行卡的标识,也容易构成对卡组织有关商标的侵权行为。此类行为构成违约和商标侵权,在境外Visa和MasterCard有关的众多案例中已经得到了广泛的验证。

直连模式下,支付机构实际上可以凭借其在众多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在自己的账户体系内完成资金的跨行清算,使得发卡银行无从还原真实的交易场景,信息流和资金流都脱离监管,对于反洗钱、影子银行监管和金融安全稳定带来了较大的风险,存在较大的合规隐患。

中国的监管部门对于直连模式也经历了从观察、逐步限制到要求逐步停止的过程。2013年7月5日《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出台,其中第26条明确规定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当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这是第一次以部门规章的形式,明确表明了监管部门对于直连模式的态度,即必须在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的约定下,收单机构才能与发卡银行签订直连合作协议,而事实上,由于发卡银行和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中通常都禁止直连模式,在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出台后,直连模式事实上处于既违约又违规的状态。

此后,在2016年4月21日,央行与中宣部、中央维稳办等14部委联合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则明确指出,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实现资金清算的透明化、集中化运作,加强对社会资金流向的实时监测。推动清算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共同建设络支付清算平台,络支付清算平台应向人民银行申请清算业务牌照。

平台建立后,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应全部迁移到平台处理。逐步取缔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处理业务的模式,确保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落地。正式启动了逐步取缔直连模式的工作。而该方案中提出的以市场化原则建设的联支付清算平台,即209号通知所讨论的联平台。

4、联平台的设立和业务范围

联,即联清算有限公司的简称,是由央行指导和推动,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下称支付协会)组织支付机构共同发起筹建的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根据有关信息,据称联注册资金总额为20亿元,股东总数45家,其中央行有关单位共持股30%以上;支付协会持股比例为3%,代表不符合入股资格的中小支付机构行使投票权;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约10%左右;其余股权由各支付机构分别持有。看起来,联平台从法律性质上属于一家由多家市场机构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公司。

猜你喜欢